行业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行业动态

资金最贵:租赁公司融资渠道多元化探索

发布时间:2014-01-21  访问量:141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融资租赁公司是为客户解决融资问题而生存的,但中国的融资租赁公司,本身则面临着融资难的问题。


5月25日,以“全球化视角下的融资租赁”为主题的“第二届中国金融租赁[0.10 16.09%]高峰论坛”在天津举行,《第一财经日报》作为首席合作媒体,发起了“租赁公司融资渠道多元探讨”的分论坛,旨在邀请业界不同类型的租赁公司代表,共同为租赁公司的融资问题寻求可持续的解决之道。


正如主持人《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燕青所言,发展融资租赁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它本身,它提高了经济效率,提供化解风险的手段,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比较好的解决方式;但现在这个行业需要在融资的角度要有创新、更有效力,才会有前进的动力。


参与本场讨论的嘉宾分别是:中银航空租赁副董事长王谊,鑫桥联合融资租赁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施锦珊,民生金融租赁常务副总裁、首席财务官王蓉,海航资本副董事长兼总裁、长江租赁董事长刘小勇,中联重科[0.00 0.00% 股吧]副总裁万钧,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总经理丁化美。


尝试私募融资


海航资本旗下有6家租赁公司,目前总规模超过650亿元人民币。这些年来,海航租赁产业的成长,伴随着艰辛的融资创新过程。


我们坚持三个理念:第一是坚持真正的专业化。租赁就是金融专业化的产物,而专业化的程度,我认为有两个标准,一是应该对相关行业的租赁资产有更清晰的认识和把握,二是对租赁资产实现专业化的风险管控。


除了传统的营销渠道,我们的理念是坚定不移、坚持不懈地创新。目前在国内进行融资方面的创新,的确有各种条件不具备,必须坚持不懈地做这个工作,比如像今天这样的会议,呼吁政府、呼吁银行业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但更关键的是租赁业自身要合规地创新。


信托已经成为租赁公司一个重要融资手段。我们也在私募基金方面进行了尝试,2008年与天津市合资设立了中国第一个租赁产业基金,通过短短两个月时间,募集资金超过10亿元;我们今年与天津的东疆保税港区建立了一家并购海外资产的租赁基金,今年已经操作完成了九架A-320飞机。


解决租赁资产流动性


我认为租赁公司已经实现了融资渠道的多元化,但资金的难题仍然在困扰着租赁业。租赁公司自身最宝贵的资源是租赁资产,但租赁资产没有在融资中充分发挥作用。所以,租赁公司要通过突破式的创新,解决资产的流动性,获取匹配的资金,才是解决困境的根本思路。


租赁公司融资渠道不仅要实现多元化,更重要的是要实现融资渠道的社会化。租赁公司不仅要追求大的资产规模,更应该追求高的资产流动性,通过资产的流动,促进资本的流动。租赁资产要流动就要有渠道,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就是为租赁资产流动提供渠道的一个机构。


目前,一方面,我们面临资金泛滥的问题;另一方面,租赁公司面临融资困难的问题。租赁公司手中掌握着大量的沉淀资产。应该收缩资金的流动性,唤醒资产的流动性,实现资产、资金形态的转换。


配合业务的反周期融资策略


中银航空租赁是中国银行2006年收购新加坡飞机租赁公司后更名而来,收购后不但保持了亚洲最大飞机租赁公司的地位并上升到按资产全球第五的地位。我们在融资中配合业务的反周期操作策略,取得了较好成果。


融资是我们核心技术之一,中银航空租赁2006年的资金来源中,资本金约占10%,40多家商业银行贷款占70%,其余的是欧洲和美国的出口信贷。2008年、2009年金融危机时,我们得到了母行的大力支持,资金来源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中银集团包括总行、分行、海外机构的贷款,上升到了60%左右,帮助公司很好地应对和度过金融危机。


公司总的融资成本平均在80点,位于飞机租赁公司的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的融资成本是250~450点,第三梯队是500~700点。我认为,多元化筹资渠道,飞机抵押、加上母公司的背景和信誉,会很好地控制我们的融资成本。


2011年,我们偿还了总行的优惠贷款,再次回到市场融资,由于比较好的经验和多年建立起来的市场信誉,筹资成本比较低。现在有飞机抵押的长期商业贷款,成本约为LIBOR加100~150个基本点(即利率1%~1.5%)左右,而利用美国和欧洲的出口信贷可以达到100点左右。


去境外寻找“外债额度”


鑫桥租赁2009年完成租赁放款120多亿元,2010 年完成约200亿元,今年一季度放款金额约100亿元。


鑫桥的模式创新,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定制的租赁资产证券化融资加上私募产业基金融资。定向的资产证券化的资金来源涉及到公司的租赁基础资产,私募产业基金是公司真正的国内外融资平台。


有了这两驾马车,我们在很多情况下不使用鑫桥租赁公司自己的外债额度,不鼓励因外债把公司的风险资产和净资产额度对冲掉。目前像鑫桥租赁这样的纯粹外商独立的租赁公司向海外借钱的通道并不是很常见,我们通过定制的交易结构和私募基金对接,利用了客户的外债额度,如果要完全依赖自己的外债额度,租赁公司永远做不大。


在中国流动性紧缩的情况下,资金是最贵的。目前海外的资金来源,包括信用增级和中介机构费用,利率综合成本不超过4%。我们不使用自己的外债额度,就要寻找有外债额度的高端客户,进一步构建海外资金池。把前台和后台做好,投入足够的精力,你就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再加上高端客户的长期支持,资金成本就比较低。


希望把保险资金引入租赁


民生金融租赁成立于2008年4月,拥有34架公务机,是国内最大的公务机租赁公司;同时拥有112艘船舶,是国内最大的船舶租赁公司。在发展的同时,民生金融租赁也遇到了资金的烦恼,烦恼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租赁公司融资渠道非常单一,主要依靠银行借款,占比达到80%甚至90%以上。当市场流动性充裕时,问题不大;但随着宏观货币政策转向,例如今年货币政策由适度宽松转向稳健,(银行借款的)稳定性就受到非常大的影响。


其二,资产负债期限严重不匹配。金融背景的租赁公司的银行借款在总融资额中的占比达80%以上,行业背景的租赁公司可能在60%以上(大多为短期借贷),但在租赁市场的投放90%以上为中长期项目。


对租赁公司来讲,如何建立持续、低成本的(融资)能力,关系到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经过几年来的探讨,我们在此方面也有一些思考,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希望境外融资渠道尽快打开,让租赁公司在国际市场上融资,这也是国际上租赁公司通行的方式;第二个渠道是直接融资市场,希望力度更大一些,速度更快一些;第三,希望引进类似保险、基金这样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进入租赁行业。基金、保险资金的性质和租赁公司的资产性质最为匹配。保险资金是长钱短用,而租赁目前是短钱长用。若让保险资金进入租赁业,对于改善整个租赁行业的负债结构能起很好的作用。


前三种方式均是从负债的角度探讨解决融资渠道问题,第四个方面则从资产的角度着眼。从租赁公司自身来讲,租赁资产能否随时变现十分重要。目前,租赁公司的资产转让基本上属于一对一的形式,且对于转让的认定,在法律、会计、审计等各个方面,大家还有不同的认识,希望相关政策能进一步健全。


要大力发展ABS


中联重科是工程机械制造商,中联重科的融资租赁公司为自己生产的产品提供服务。我们的融资租赁业务已经扩展到四个国家,以及香港地区。


对银行系租赁公司来说,资金来源不难,只需考虑成本问题,对于独立系租赁公司来说,获得资金来源可能有些困难,但是不会有报表的压力;但是对于上市公司旗下的融资租赁公司,这两方面都有难题。面对上述的难题,我们依靠强大信誉以及完整的风控体系,在以促销为主要目的主导下,确保了融资渠道的畅通。


但是我们也面临结构性的问题,并做了很多尝试,早在2007年,我们与银行合作开创了中国最早的“一对多”的异地综合性租金保理业务,后来又开展了无追索应收租金转让等业务,这是使用最多的模式,也是对报表结构影响最小的模式。


解决融资结构性问题以后,就该考虑资金成本的问题。中国的融资租赁公司一定要致力于发展最适合我们的资产特征的融资方式, ABS(资产证券化)是最适合的,是未来发展的方向。我们尝试做了一些信托加理财的产品,取得了成功,虽然它还不能完全解决报表的问题。业界都希望尽快推动中国ABS的发展,尤其要推动跨境的ABS的交易,从投行了解的情况看有的地方在做这方面的尝试,尽管中国的金融监管和外汇监管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但仍有可能性。